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麦源】谈判法则

好吃到炸裂…………

张海柱:

“你他妈是一个他妈的该死的骗子!”麦克雷悲愤地大声喊着,“你他妈害死我了!”


不一会他就收到了来自武神的语音消息:“你滚吧!”听筒里源氏也不甘示弱地大吼,“就好像你他妈没操到我一样!”


一时语塞,好吧,这下麦克雷无话可说了,他确实把自己的叽叽插到人家屁股里了。


 *


哪怕再给杰西·麦克雷十倍的想象力,他也料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在谈判桌的下首和对面的日本黑社会二少爷眉来眼去。


 


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麦克雷不知因何而起,但是很显然,他已经陷在其中了。就在刚才,一向无法在同一张板凳上静坐超过10分钟的他,这次也一如往常,在身边拉美裔老大和对面的日本黑社会少主人不显山不露水不见血就杀了个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之下左顾右盼起来。


 


自然而然地麦克雷注意到了坐在岛田少主右首,显然同样百无聊赖的年轻人。他虽然严格按照标准的日式跽坐制式,保持着双手牢牢按在膝盖上的姿势,但是显然不集中的注意力让他没法保持稳定的坐姿,有时他的身体甚至会因为眼球转动的幅度过大而微微摇晃两下。麦克雷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频繁在那位少爷身上聚焦。于是,在经历了数次热切且直勾勾的目光洗礼之后,那位据资料显示是岛田宗次郎的次子,岛田家少主人亲弟的年轻人,对麦克雷的注视也抱以深切回复。说真的,麦克雷那直接并且仅仅饰以拙劣掩饰的目光,简直像一条狗在主人的注视下状似不经意地反复拿鼻子嗅一块不被允许动口的肉,别说是主人了,连肉自己都能感觉到狗对自己有兴趣。然而在对视的一瞬间,麦克雷在楞了一秒之后马上收回了视线。倒不是不好意思,只是老大临时决定要他充场面之前,教了他一些所谓的谈判技巧,其中包括:他这种级别的小子尽量少他妈和对面的人有眼神交流。谈判桌上的瞬息万变,岂容一个小兵杂的失误而导致满盘落索?再说,如果因为他的多余举动,让莱耶斯没达到预期的谈判结果,他就不仅仅是失去结识一个有趣的人的机会,而是下半生都失去结识任何人的机会了。


 


打定主意不继续在那位少爷身上找乐子,麦克雷的眼睛开始往除了少爷以外的地方瞟。然而不幸的是,刚刚那番举动果然引起了少爷的兴趣。麦克雷能感觉到不管自己的视线飘向何处,都能恰好撞上小少爷的视线。看来那位少爷是不用担心自己与敌人有过多的眼神交流会对自己哥哥正在进行的谈判有什么影响了,起码就算有影响他也肯定不会被自己的亲哥哥打成筛子。麦克雷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还在艰难躲避着少爷的目光。当他把注意力放在眼前小小的瓷茶杯上时,他能明显地感受到少爷在打量自己的视线,其集中度犹如年轻的小猫盯住了新鲜的逗猫棒玩具;而当他转动脖子并快速地让视线在满屋子飞过时,少爷那追逐他而来的视线又让他想起了乌鸦在面对亮晶晶东西时的执着。


 


天哪,麦克雷动了动在榻榻米上坐出了汗的臀部,心想,简直是如坐针毡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谈判终于在双方违心的商业互吹中结束了。麦克雷站起来的时候偷偷扯了扯粘在屁股上的裤子,然后随着老大来到谈判桌的一侧,状似严肃地背着手站在老大身后,看着他和少主礼貌地握了手。


 


大概现在不用在意什么谈判法则了。麦克雷目光一抬,看见双手交握,放在腹部的少爷。他穿着和哥哥一样款式的和服,笔直地站在他哥哥右边稍下一步的地方,然而那双眼睛……什么叫含情脉脉,这就叫含情脉脉,虽然不知道含的是什么情罢了……麦克雷大方地回应对面的视线,同时挑高了一边的眉毛。小少爷在哥哥身后无声地笑了,抬起一只手轻轻遮挡在嘴前,从九分长的和服袖口里泄露出一截白色的手臂,另一只手还规矩地摆在腹部。


 


哦,麦克雷想,也许确实有一些美国男人有该死的日本情结,而很不幸,他就是其中的一个。


下文见链接

评论
热度 ( 90 )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