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陨落

好吧——爱AL那么久,写的第一篇AL还是个虐。


祝食用愉快——


《陨落》

 

 

    莱戈拉斯讨厌红色,尤其是深红色,透过这艳丽而又残酷的色彩他能瞧见死亡与伤痛。

 

身为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被赋予了那份“世界不灭,精灵不死”的特殊礼物,除非是那极度的悲伤,否则即使是漫长的时间也无法消磨他们的力量。

 

莱戈拉斯有时会不禁想起如果自己死去之后,当他灵魂在维林诺的曼多斯殿堂落脚之后会不会看见昔日的那些伙伴。但他不能这么想,身为幽暗密林的王子,肩上还有着无法推卸的国家使命。

 

不被允许——

 

金发的精灵摇了摇头收回发散的思绪,视线注视着躺在床上的好友,无情的岁月已经给王者刻上了无法抹去的痕迹。在那苍老灰暗的皮肤下,莱戈拉斯似乎还能看见深红色的血液正在那纤细的血管里缓慢流动着,维持着这躯体的呼吸的正常运作。莱戈拉斯并不像林谷的智者埃尔隆德王或是阿拉贡的暮星皇后那样拥有预知未来的神奇能力,他无法透过景象来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但直觉已经透过他的眼睛将信息清晰地传递了过来。

 

“埃斯特尔..”

 

莱戈拉斯很少这么叫阿拉贡,至少他觉得“希望”这一词在有些时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标示,它只不过是推迟了早晚会发生的事情。莱戈拉斯缓缓伸手抚平了那已老去的国王蹙起的眉头,随后将手掌搭在了对方肩膀上——就像在米纳斯蒂里斯,阿拉贡加冕成王时所做的动作一样。

 

“若是尊敬的埃丝缇与涅娜能听见我的祈祷——帮帮他吧。”

 

行李放在门口的声音让莱戈拉斯回过了头,蓄着长长胡子的矮人金雳正站在门旁。他看着躺在床上的阿拉贡,眼神里不禁也透出些许悲凉,他转过身去。

 

“走吧。不然通往阿门洲的船的就赶不上了。“

 

“好。”

 

莱戈拉斯笑着回答道,但他却觉得他现在笑得样子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在告别了阿尔温之后,金雳和莱戈拉斯带着行囊踏上了前往阿门洲的船,做为答应阿拉贡的最后一件事——去西渡。

 

鸟儿突然从逐渐远去的米纳斯蒂里斯上空掠过,翅膀在空气中扇动的声音伴随着那悲壮的号角声,在那一瞬间即使是背靠山脉坚不可摧的白城,也显出一丝脆弱。

 

王者——不复存在了。


莱戈拉斯背对着金雳,将手搭在船沿上,望着那座城池,抿紧了唇,船边泛起的一阵阵涟漪与溅起的水花被从天空临一头的光线染成暖暖的橘色。

 

精灵抬起头,眯着双眼直直地看着光线的来源。

 

他对这片土地与世界的留恋,愈发单一,也愈发痛苦起来,也必定会愈发悲伤起来。

 

莱戈拉斯手心里一直紧攥着的那个属于阿拉贡的绿叶别针就这么随着手心的摊开而掉进了水里。

 

在他眼里夕阳依旧是红得那么令人反感。

 

黑夜又要降临了。

Red,the blood of dead men

Black,the dark of ages past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4 )
  1. ALVO一生推 转载了此文字
  2. Viggo Mortensen FanROSEBU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VO一生推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