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脑洞来得就是那么突然——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老实警官阿拉贡x风情万种大盗莱格拉斯


阿拉贡·登丹纳警官穿着便服站在艺术展览会的入口处,这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便宜的格子衬衫与水洗牛仔裤出现在一群长裙西装中确实显得奇怪。阿拉贡自嘲一样地咂了声舌,但这不能怪他,谁让警官先生天生就对穿衣的品味不太注重呢?衣柜里唯一的一套西装还是高中毕业典礼上的,可惜在舞会上酒喝得太多,最后吐了个昏天黑地,也就白白浪费了几百美刀。

黑发的年轻警官抬起头看了看布置在场地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还没往前迈出一步肩膀就被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随即就是“哗啦”一声纸质物品掉落一地的声音。阿拉贡低了低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头耀眼的金发。

“噢...抱歉..”

“不不不,是我没注意。”

金发的年轻人回答的很含蓄,他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然后蹲了下来。阿拉贡朝他歉意地笑笑,将地上的画纸替他捡了起来。

    直到这时,阿拉贡才真正瞧见对方的脸。年轻的脸上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着。阿拉贡点了点头,注意到金发年轻人的视线一直落在展会中央的玻璃柜里,那是来自波利尼西亚群岛的黑珍珠,珍贵的很,但可惜那是份赝品,真品要在六点才被真正展出。

“它很美,不是吗?”

阿拉贡听到身旁的人的话,比先前清晰了点,语气柔柔的带着一股异乡的英格兰口音但却很让人舒服。

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的自言自语,金发年轻人往后退了一步,顺势将阿拉贡手中的属于自己的纸张拿了回来。

“谢谢。”他说,“莱格拉斯。”随后又指了指画纸上胡乱记着的作业条目,带着点无奈的耸耸肩膀,“你知道的,要完成学期作业。”

黑发警官似乎有些怀念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他摸了摸自己带着胡子茬的下巴,语气像是个过来人似的开口道:“好好‘享受’吧。”

 

莱格拉斯会意般地歪了歪头,随即转身消失在回廊的另一头。

他离开拥挤的人群坐在楼梯口,借着楼道口灰暗的灯光,莱格拉斯摘下眼镜将夹在数张画纸中的一张皱巴巴的捡了出来,上面详细地标着展会的每个出口,每个安全通道,每个摄像监控以及每个消防报警器的所在。

莱格拉斯抿了抿嘴巴,鞋跟一下一下敲击着水泥混凝土筑成的台阶,他利索地带上黑色的皮质短手套,看了眼腕上的手表,伸手将额边的碎发通通顺向后方,露出光滑白皙的额头,他理了理西装上的领结,嘴边浮起与外表不太相符的笑容,顺手打开门并将手中点燃着火星的烟头扔在丝绒的地毯上。

金发青年顺势装作毫不知情的转身并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香槟,抿了一口郁金香型杯子里的液体,他挑了挑眉头随手将其放在了一旁。老实说,这味道并不怎么样——

 

展会的中央灯光忽然暗了下去,穿着正式的主持人手拿着麦克风,聚光灯的光线尽数打在被黑色绒布盖着的物品之上。

“很荣幸为大家介绍——来自波利尼西亚群岛的“黑美人”。”

莱格拉斯漂亮的蓝色眼睛似乎也随着会场一样暗淡了几分,他缓慢想旁边侧步过去,视线在身后的侍者身上转了几圈示意他给自己一杯香槟的同时望向先前将燃着火星的烟头扔下的回廊,带着丝绒毛烧焦的味道逐渐蔓延开来。

也就在黑色绒布被掀开的一瞬间,天花板上的消防报警器毫无征兆地警铃大作,灰色的烟雾开始充满整个展厅。现场的不少女士被这突变惊吓得放声尖叫,人群之中的不安因子像是爆发了一样。莱格拉斯嘴边的弧度扩大了几分,他单手扶着一位穿着深蓝色长裙的女士,一边若无其事地朝展台靠近。

也就是在十几秒之中的混乱时间里,莱格拉斯低下眼看了看躺在皮质手套里的黑珍珠,放进了西服的内侧,随即他朝身边的那位深蓝女士露出一个优雅而又温暖笑容,并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已经没事了。”

 

莱格拉斯仰起下颌稍回头瞥了眼身后,先前无意间撞见的黑发男子正在帮着馆内的工作人员疏散人群。似乎是注意到了目光一样,阿拉贡同时抬头向门口看去,逆光的人影让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容。莱格拉斯突然笑了起来,他弯起眼角,朝暗处的黑发警官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的同时消失在门外的人潮之中。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