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快新】反比例

木辛君:

*欧欧西
*私设有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我亲爱的名侦探。”





都说工藤新一拉低了整条街的情商,服部平次起初还不太相信,那家伙和青梅竹马在一起的时候,表现得比破案时还要严谨完美,浑身充满了男友力。

直到某次被新一拉着缉捕怪盗基德,月色之下,怪盗西装俨然,手捧九十九朵玫瑰,花簇正中,那颗盗来的宝石熠熠闪光。

这架势,就跟要求婚似的。

怪盗扬起唇角,温声问候:“亲爱的名侦探,别来无恙。”

虽然这句话温柔得可以溢出水来,但是明明二人白天才见过面,甚至还一起吃了晚餐看了电影。

新一毫不领情,斩钉截铁地说:“怪盗基德,今天我绝不会放过你!”

服部平次看着这一幕,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说你们两个快别闹……”

服部作为知道基德真实身份的人之一,眼前情景委实又诡异又好笑。

不过黑羽快斗看上去也很乐意陪新一玩这个“角色扮演游戏”,一双眸子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新一。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我的名侦探。”

快斗的声音就像一杯红酒,分外令人陶醉,只可惜告白对象是同样声线的新一,当然是白费了功夫。

新一耳廓隐隐泛红,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

一旁的服部觉着自己必须要离开了。

“那个…工藤……我去看看中森警部来了没有……”

新一没有搭话,因为他已经被怪盗吻住了。

此事之后,服部脸色更黑了,表示受到了暴击。同样被这样伤害过的白马探深表同感与同情,二人说什么也不再帮新一抓基德。



作为新一青梅竹马的毛利兰,发现自新一回到身边后,便有个黑羽快斗莫名粘着他。毛利兰虽然不知新一离开的这段时间两人发生了什么,但看快斗的那一腔殷殷切切的情意,也能猜出个大概。

只是快斗苦苦追求许久,软硬兼施,新一却从未表态,旁人看着都替他们着急。

毛利兰得知快斗又受挫后,安慰他说道:“新一他那么聪明,绝非不明白黑羽君的心意,只是不善于表达吧。”

快斗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喜悦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

毛利兰看在眼里,默默在心里说,新一,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盗得那枚宝石的第二天,怪盗基德又毫无疑义地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各路关于怪盗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某个关于基德的网站上自然也炸开了锅,只不过这个网站里的用户,几乎全是女性。


清冷的月辉之下,少年侦探双眸坚定得犹如蓝宝石,带着一种异样的兴奋神色,志气满满地说道:“怪盗基德,我绝不会放过你!”
怪盗仍旧优雅从容,手捧一束求婚似的玫瑰,殷情地献给侦探。
“我亲爱的名侦探,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怪盗低沉着声音,气息悠悠缭绕在侦探耳畔,温柔真挚的情愫就像朦朦胧胧的月光。
侦探耳尖泛红,还想说些什么,话语却被怪盗的吻堵住了。
怪盗的手渐渐向侦探衣服内探去,手套粗糙的质感摩挲过肌肤,所碰的每一处都变得异常敏感,全身绵软又乏力,体温不断上升,心跳不断加快,几乎都要令他忘记如何推理。


电脑桌前,铃木园子按下回车,将最后这段发到论坛上,刷新之后,很快便有了新回复。

——太太好手速!好一大块糖!感觉就像在现场一样啊!求出本!求后续!

——果然是kid sama!这苏气满满的告白!不过怎么就卡在这了,求天台play!!

铃木园子微微一笑,她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她可认得那位侦探。事实上,这个论坛里,萌着这对的少女可不是少数。这对cp能在一起,侧面来说园子也有不小功劳,毕竟基德盗得那些宝石,多半都和铃木财团有干系。

虽是深夜,页面依旧在不停增加,当看到1412楼的时候,铃木园子吓得从椅子上跌下来。

——原来论坛上还有这种文啊……
@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

“这是——基德大人本尊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由于信息量过于巨大,论坛上所有少女彻夜未眠。

一大早铃木园子顶着一对熊猫眼去找毛利兰,提心吊胆地要借新一去挡一挡基德。

毛利兰安慰着心灵受到惊吓的好友,一说起新一,就顺口提及最近他隔三差五会送来一只白鸽,然后当晚基德便会把白鸽偷走。这种情况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周才终于没有收到鸽子。

“园子,我给你说件事——新一最近一直有送我鸽子,然后那些鸽子第二天早上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基德的卡片。”

园子脑内迅速作出缜密的推理,双眼闪着奇异的光芒::“这鸽子——该不会——”



远在工藤宅的黑羽快斗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喷嚏。

一旁的新一递上一杯热咖啡,正了正脸色,严肃说道:“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什么正题?”

新一翻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明知故问。”

快斗在脑内搜索了一遍是否做过得罪新一的事:“我错了。”

新一冷冷道:“从逻辑上讲,你没有错,你哪里错了。”

“我是真的错了……”

新一微微点了点头。

“我不该把冰箱里的鱼丢掉。”

“你什么时候把鱼丢掉的……等一等,不是这件事!”

幸好不是丢鱼这事,快斗莫名松了口气。

“每晚,那些绑了微型摄像机的鸽子,明显就是你的。”

快斗的心又悬了起来,可还是厚着脸皮摆出副扑克脸。

“如果不是你的,那今晚就吃烤鸽子吧。”

“不——”

黑羽快斗最终不得不坦白。



这一边,铃木园子向毛利兰推理了一番,得出正确结论,顺带还给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说起来新一他最近是有些反常呢……”

园子敏感地察觉到有新梗出现,追问道:“怎么样的反常?是不是腰经常痛?”

“腰痛?没有啊,感觉智商偶尔不在线的样子,特别是追捕基德的时候,比以前迟钝了好多,还总把人放跑。”

园子脸上露出迷之笑容:“果然是恋爱了吧!”



一碰上黑羽快斗,新一的智商就有些掉线,全然不如平常时候表现得那样少年老成,这是有目共睹的事。

可是就算两人没正式宣布过在一起,自然而然发出的cp光芒也能闪瞎人眼。更别提知道基德就是快斗的白马探和服部平次,受到的更是双重伤害。

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他们吵起就像小学生。



“新一——我好无聊——”

褪去怪盗面具的快斗就像个小孩子,甚至比柯南更像个小孩,与怪盗基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新一——无聊啊——”快斗在沙发上打滚,忽然凑到新一耳边,“不如我再去偷宝石?然后你来抓我?”

新一一脸严肃:“现在还是白天。”

快斗撇了撇嘴:“新一你真是不解风情……”

“最近在铃木艺术馆和酒店展览的宝石不是你要找的。”

快斗奇道:“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找的是哪种宝石?”

“笨蛋,我可是名侦探。”

新一仍旧是一本正经的样子,除了耳廓泛红。

快斗恍然明白新一的话外音,又惊又喜,激动得想要去偷个宝石冷静一下。

“小侦探啊———”

快斗一把抱住新一。

“不要再那样叫,这不变回来了么。”

新一照例踹开快斗,只是这次是顺带将人推倒在地,跨坐在快斗身上,一双蓝宝石样的眼睛凝视着快斗,犹如月下的无垠大海,深邃静谧,波澜暗涌。

快斗怔怔地看着他,期待着他下一步举动。

然而新一的做法却令他大感失望。

“好浓的味道……你今天是吃了多少巧克力?”

“你是不是读不懂空气啊!”



是夜,明朗的月华斜斜倾泻在地,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怪盗基德在月色中变着花样给侦探告白。

如果不是知道基德真实身份,白马探和服部平次绝不会把眼前这个情话技能满点的优雅怪盗和那个不靠谱的魔术师联系起来,也不会把读不懂空气的前小学生和头脑灵活的名侦探联系起来。

银色光辉犹如朦胧的婚纱,满是浪漫的气息。

怪盗又柔柔向侦探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一旁吃瓜子围观的二人熟练地戴上墨镜,等着新一按套路出牌,然而这次他没有。

侦探笑得轻淡,回应道:“我也这么觉得。”

墨镜完全没有什么作用了。

这回,侦探终于读懂了怪盗的心意,侦探喜欢上怪盗,也没什么不行吧。






——END



小剧场:

“今晚我们吃什么?”

“红烧乳鸽。”

“太残忍了!”

“那就清蒸鲫鱼。”

黑羽快斗,男,十七岁,选择狗带。



某日,新一主动提出去约会,快斗当然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然后约会当天,新一愣是把人拖到了水族馆。

求黑羽快斗的心理阴影面积。



发出预告函当日,中森警部又开始布下所谓的天罗地网,志气满满地准备抓基德。

名侦探工藤新一也坐不住了,提议将宝石放到鱼缸里。

快斗最后收买了中森青子,才驳回了这个提案。 


评论
热度 ( 197 )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