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アイシテ

恋色病栋:

说三遍:是快新、快新、快新


但看起来像新快的话并不是错觉


BGM








アイシテ




「姓名:工藤新一  


   临床诊断:心律不齐,伴有失眠、焦虑症状


   治疗建议:规律抒发情绪,保持作息」


“或者,说实在的,”黑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们名侦探,也有追不到的人了?”


工藤翻他一个白眼,说:“不是追不到。”


黑羽讨好地点点头:“对呀,我们名侦探怎么会有追不到的人?那么,名侦探愿不愿意屈尊告诉在下,这位幸运的小姐姓甚名谁?我想如果是兰小姐,不会让名侦探这么苦恼吧?”


工藤闻言心情复杂的看了黑羽一眼:“我也不觉得会有怪盗先生迷不倒的女孩子。”


“哇,名侦探太看得起我了,”黑羽夸张地感叹道,“你不知道,青子那家伙假使知道了我以前……,可能要把我生吞活剥。”


工藤善意地提醒黑羽:“你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沉浸在恋爱里的世纪笨蛋一样。”


黑羽见这一套行不通,只得摇摇头,试图表现出工藤新一就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同病相怜一般的惆怅:“很遗憾,那可能是十年前的我、五年前的我,但是绝不可能是现在的我。”


工藤湛蓝的眼睛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瞬,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一般的移开了视线。这下黑羽心中真有点惆怅了,名侦探甚至不肯为他超群的演技支付哪怕一句话的安慰。


“我想你会想喝巧克力,”工藤突兀地说,他轻咳了一会儿,好使得这话能顺理成章一些,“但我只要黑咖啡。”


黑羽藏起嘴角收不住的笑意,说:“那一会儿谁也不能拦住我往你的咖啡里加牛奶。”


工藤甩了他一记冰冷的眼刀,虽然那在黑羽眼里好像不存在一样。“——那么,工藤追不到的人是谁?”


“你是笨蛋吗,”工藤陈述道,“不是追不到。”


“哦,那么是压根没有追?”黑羽说,“名侦探有这样胆小的时候?”


工藤深吸了一口气——反驳黑羽有哪怕一点点作用吗?——他死板地说:“友情奉送,平成的福尔摩斯的致命弱点。”


“这真让我受宠若惊,”黑羽爽朗大笑,继而清了清嗓子,“让我为这样的名侦探提供一些建议吧!比如说——”


黑羽压低了音量,工藤疑惑地看着他。黑羽收起那副装模作样的夸张嘴脸,眼神中淌过一丝一瞬即逝的温柔。假使不是工藤知道这是怪盗的一流演技、二流想法和三流实践,决不能对长着这样一张脸的对象的好意视而不见。黑羽的视线锁定了他,又轻声地重复了一遍。工藤不知不理睬他会让他把这样的做派重复多少遍,只得把头凑近黑羽。


“比如说:我爱你?”黑羽对着工藤凑过来的脸轻缓地说,继而发出吃吃的笑声,显见因为工藤靠得太近而笑场。工藤无情地说:“亏我相信你能有什么好主意。”


“哎呀,别这样嘛,工藤同学、工藤大侦探、我的名侦探先生!”黑羽伸手过去,一手勾住工藤的肩膀,压得工藤的身体摇摇晃晃,“怪我不认真,我认真起来,怎么可能不成功呢!”


工藤掰开黑羽的手:“好像是我要告白,不是你。”


黑羽从善如流:“当然,我们名侦探认真起来,哪有什么事会不成功呢?”


工藤说:“所以,还不够。”


黑羽不明所以地看着工藤,而工藤双手合十,下颔被拇指轻轻撑住,黑羽饶有兴致看着这位同窗的表情:他似乎全然地放空,又仿佛无所不知。“所以,还不够,我要一句一定能够成功的告白。”


黑羽挑了挑眉,拉长声音道:“名——侦——探——你应该知道,假设她不喜欢你的话?”


工藤回过神来,对黑羽一笑:“不可能。”


“侦探的自信?”


“不。如果他不喜欢我,他不可能在知道我的心情之后还留在我身边,所以他喜欢我。”


“哇哦,恋爱是演绎推理?真是不讲理。”


黑羽感叹道,不过并不想让工藤再甩他几记眼刀或者强行请他一杯黑咖啡。黑羽说:“那么,我来教一句对名侦探来说胜率比较高的告白吧。”


“胜率比较高?”


“啊啊,你知道,我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不过比起‘我爱你’,这句话兴许更适合名侦探一些。”


黑羽打了个响指。嘭的一声响,一张怪盗头像的小卡片出现在工藤手中,与之相对的是黑羽摇了摇不知何时落入他手中的棕色钱包:“那么,我的恋爱相谈的酬劳,就不劳工藤同学自己掏钱啦。”


工藤说:“是,你都把我整个钱包拿去了,哪还需要我自己掏?记住,我不要糖。”


黑羽站起身,脚跟一碰举起手对工藤行了个礼,便轻快地窜出除他们之外空无一人的教室。工藤将那张卡片翻过来,那句胜率超高的告白,黑羽是这样写的。




「请你爱我」




工藤难免有些懊丧,为什么非得是这个人呢?然而除了这个人,还有哪怕任何一个选择吗?如黑羽说的一般,恋爱真是不讲理。此时离黑羽回到教室来,而他对黑羽说出这句话,还剩三分钟。

评论
热度 ( 203 )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