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BUD

白樹七星,黑底金冠。

[快新/K柯]夢

糖里有毒。

莫梨貓貓:

-OOC有
-K柯少
-繁體

×


 


『我夢到你死了。』


 



 
 


跑得呼吸不過的工藤單手撐在牆上,另手撐在膝蓋上,彎著的身體想為自己多吸進一點空氣

他看著眼前的門牌,【黑羽】兩字刻得清晰,壓在手下的門鈴還未停止

『誰啊?吵死了。』快斗還穿著睡衣,帶著被吵醒的不悅踱步到門口,甩開了大門

搔著頭髮的黑羽快斗看到鐵門外靠著一個穿著灰色西裝外套,好看的高中生,正喘著氣沒有抬頭,小麥色的脖頸滑落著汗珠


 
 


『我夢到你死了。』

聲音有些止不住的顫抖,工藤靠在門牌旁,伸手抓著鐵欄杆

他記不清自己究竟是怎麼到這的,但胸口總有一個洞在疼痛,回過神時就已經是奔跑後的狀態了

『……』快斗看著離自己有些距離的青年,不太明白對方是誰,但好聽的聲音直直傳到自己耳裡

他在聽聞對方的話時就已經清醒了,快斗並沒有走近自己並不熟識的對方,他勾起了一抹無奈的微笑

『真巧,我也夢到我死了。』

工藤抬起頭看向門口的人,在看到快斗的那一瞬間他愣住了


 
 


『……你是誰?』

『我也想問這個問題。』快斗看著他傻愣的臉,突然笑了出來,而且他看到了一張長的和自己幾乎相同的臉

『我是黑羽快斗。』快斗開了鐵門讓這個奇怪的青年進自己家門,但新一完全沒有動作,他只是直直盯著快斗那雙灰紫的眼眸

『工藤新一,是個偵探。』新一報了自己的名,才突然注意到自己剛才一直都忽略的違和感


 
 


看著自己寬大的手掌,新一才發現現在自己是高中生的工藤新一,而不是那個一年級的小偵探,簡單整理了一下腦中的訊息,新一長嘆了一口氣

『……』他認真的看著快斗,眼神裡有些複雜,面對這個第一次遇見的人,他開口『……怪盜基德。』

對方愣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並沒有退去,反而玩味的回望著他『……嗯?』

明明陌生但卻又帶著熟悉的感覺,尤其是他那認真的表情,腦袋還不錯的快斗很快的就在腦中搜索出最有可能的答案

『……小偵探嗎?』

按住隱隱發疼脖頸,快斗等著對方回應,雖然新一閉上了雙眼『……所以那不是夢。』

向前一步伸手抓著快斗當睡衣的白T,新一垂下頭靠在對方身上,有些失神,但胸口的疼痛越發清晰『你真的離開了。』

『啊阿,好像是這樣。』快斗看著懷中無力的偵探,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抱住對方

難得這個大偵探這麼直率的撒嬌


 
 


『……原來我之前不算犯罪。』想到對方竟然是個高中生,快斗放心的笑了

『你這個戀童癖的變態。』埋在對方懷裡的青年想到從以前就不斷性騷擾小學生的那個怪盜的行為,不悅的開口

有一分是怕那個只喜歡小學生的怪盜發現自己是個高中生而沒了興致,雖然那是他最希望的事情,但真發生了還滿低落的


 
 


是的,他怕。

他喜歡上了那個狂妄的惡徒,他喜歡上了那個每次偷寶石都要順帶摸自己一把的變態,他喜歡上那個……


 
 


『我才不是戀童呢!』快斗緊緊摟住懷中因不明原因而變大只的偵探,雖然嘴裡正抱怨著,但他還是幸福的笑了,其實不管是大偵探還是小偵探,他喜歡的就是他

『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完全不知該做何反應,工藤難得臉紅,用力的推開對方『……笨蛋。』


 
 


『進屋嗎,大偵探?』快斗伸出手向新一發出邀請,往自己的領域踏近的邀請

雖然以前那個怪盜也曾向偵探伸出手過,但那次的邀約被一顆毫無情趣的足球結束了

這次新一並沒有猶豫的抓住了對方的手,快斗有些被他的果決嚇到,新一只是露出了少年般笑容,往對方邁步


 
 


在關上門之前,快斗望了眼外頭灑落於地的陽光,笑了一下


 
 


若是不願清醒,那就別醒了。



 
 


他喜歡上了那個狂妄的惡徒,他喜歡上了那個每次偷寶石都要順帶摸自己一把的變態,他喜歡上那個……


 
 


……那個在他面前被奪去性命的那個人。




------fin?


 

评论
热度 ( 58 )
  1. ROSEBUD莫梨貓貓 转载了此文字
    糖里有毒。

© ROSEBUD | Powered by LOFTER